<acronym id="8oseq"><center id="8oseq"></center></acronym>
<acronym id="8oseq"><center id="8oseq"></center></acronym>

國務院定調下半年宏觀調控:財政更積極貨幣政策需松緊適度

-回復 -瀏覽
樓主 2019-10-09 07:28:12
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
鳳凰山中房園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作者:周瀟梟?。?/p>

7月23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部署更好發揮財政金融政策作用,支持擴內需調結構促進實體經濟發展,同時還推出了推動有效投資的措施。

會議要求保持宏觀政策穩定,堅持不搞“大水漫灌”式強刺激,根據形勢變化相機預調微調、定向調控,應對好外部環境不確定性,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

政策相機預調微調

上半年我國GDP實現41.9萬億元,同比增長6.8%,經濟運行平穩。

但隨著中美貿易摩擦的升溫,我國經濟外部環境不確定性在增強。上半年宏觀經濟整體平穩,但部分指標有較明顯的下行,包括基礎設施投資增速、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等。

圍繞下半年財政、貨幣政策走勢,已經有不少討論。比如財政政策是否不夠積極,在減稅降費背景下,上半年財政收入實現了10.6%的較高增長,與實體經濟密切相關的稅收更是增長了14.4%,呼吁加大減稅降費力度的聲音不在少數。上半年基建投資增速下行明顯,也引發外界對財政政策支出力度是否足夠的疑問。

比如6月M2余額同比增長8%(增速為歷史最低水平),社會融資規模存量同比增長9.8%(比5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5個和3個百分點),圍繞貨幣政策走向有不同分析。有分析認為,隨著金融去杠桿,M2增速自然會下降,社會融資規模能大體滿足實體經濟需求;另有分析認為,貨幣指標偏離名義GDP增速較多,貨幣政策偏緊。

不過,貨幣政策邊際放松早有跡象。市場解讀央行一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認為在暗示從“去杠桿”轉為“穩杠桿”。央行貨幣政策二季度例會已明確釋放信號,穩健的貨幣政策保持中性,要松緊適度,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管好貨幣供給總閘門,引導貨幣信貸及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

國務院常務會議明確指出,財政金融政策要協同發力,更有效服務實體經濟,更有力服務宏觀大局。一是積極財政政策要更加積極。聚焦減稅降費,在確保全年減輕市場主體稅費負擔1.1萬億元以上的基礎上,將企業研發費用加計扣除比例提高到75%的政策由科技型中小企業擴大至所有企業,初步測算全年可減稅650億元。對已確定的先進制造業、現代服務業等增值稅留抵退稅返還的1130億元在9月底前要基本完成。加強相關方面銜接,加快今年1.35萬億元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發行和使用進度,在推動在建基礎設施項目上早見成效。

二是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松緊適度。保持適度的社會融資規模和流動性合理充裕,疏通貨幣信貸政策傳導機制,落實好已出臺的各項措施。通過實施臺賬管理等,建立責任制,把支小再貸款、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貸款利息免征增值稅等政策抓緊落實到位。引導金融機構將降準資金用于支持小微企業、市場化債轉股等。鼓勵商業銀行發行小微企業金融債券,豁免發行人連續盈利要求。

三是加快國家融資擔?;鸪鲑Y到位,努力實現每年新增支持15萬家(次)小微企業和1400億元貸款目標。對拓展小微企業融資擔保規模、降低費用取得明顯成效的地方給予獎補。

四是堅決出清“僵尸企業”,減少無效資金占用。繼續嚴厲打擊非法金融機構及活動,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底線。

7月23日,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劉元春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由于市場信心的變化,以及地方政府行為模式的改變(由于激勵約束機制的調整,地方政府不急于上項目、不急于增支),加上財政政策、貨幣政策、監管政策實際落地偏緊的狀況,適度進調整是必要的。

保障平臺公司合理融資需求

早在一季度宏觀數據發布后,4月23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上,就提出“把加快調整結構與持續擴大內需結合起來”。隨后,擴內需的政策陸續出臺,包括降低進口關稅、個稅改革等。從國務院常務會議部署來看,擴內需的政策還包括“穩基建”。

上半年我國基礎設施投資(不含電力、熱力、燃氣及水生產和供應業)增速同比增長7.3%,比1-5月份回落2.1個百分點,去年同期增速為21.1%。

7月16日,國家統計局新聞發言人毛盛勇在國新辦發布會上表示,上半年基建投資增速有所放緩,主要有兩方面原因,首先,我國基礎設施投資長期保持高位,基建投資已經取得長足進步,需求沒有過去那么強烈;再者,中央從防范化解重大風險角度出發,對項目的合規性、合理性等進行綜合評判,對包括PPP項目在內加強了合規性校驗。他還指出,下半年一些合規的項目可能會加快落地進度。

不過,地方債管理過程中,還要避免出現”一放就亂、一亂就收、一收就死”的現象。7月20日,在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主辦的“降成本”調研成果發布會上,恒大集團首席經濟學家任澤平表示,很多政策沒有體現結構性改革的要義,比如金融監管政策全部收緊,未能區分監管套利部分和滿足實體企業部分。財政支出上也存在“一刀切”的問題,放的時候全放,負債率大幅上升;收的時候“一刀切”,容易出現很多爛尾工程——其實,有些基建項目不該收,應該增加投資。

國務院常務會議部署的具體工作中,有兩項具體內容都有助于基建投資增速的回升,分別是“加強相關方面銜接,加快今年1.35萬億元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發行和使用進度,在推動在建基礎設施項目上早見成效”,以及“有效保障在建項目資金需求。督促地方盤活財政存量資金,引導金融機構按照市場化原則保障融資平臺公司合理融資需求,對必要的在建項目要避免資金斷供、工程爛尾”。

除了穩基建,推動有效投資穩定增長還有其他內容。會議指出,要深化投資領域“放管服”改革,調動民間投資積極性。在交通、油氣、電信等領域推介一批以民間投資為主、投資回報機制明確、商業潛力大的項目。推進高水平對外開放,完善外商再投資鼓勵政策,加快已簽約外資項目落地。

會議還要求,對接發展和民生需要,推進建設和儲備一批重大項目。加強基礎研究和關鍵領域核心技術攻關。

我要推薦
轉發到
222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