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8oseq"><center id="8oseq"></center></acronym>
<acronym id="8oseq"><center id="8oseq"></center></acronym>

524名中國醫生論文造假,南通大學、通大附院、腫瘤醫院牽涉其中,有你曾跪求過的名醫嗎

-回復 -瀏覽
樓主 2020-12-10 15:51:43
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

中國人又一次創造了世界紀錄,只不過這一次是因為集體論文造假。

近日,著名出版商施普林格(Springer)史無前例地決定撤稿《腫瘤生物學》雜志的107篇造假論文,這些論文發表于2012年到2016年之間,全部來自中國學者之手。

我們深知,在中國論文造假的成本有多么低廉。即使一個中國學者被發現造假,他面臨的也可能僅僅是“收回研究經費”這樣的處罰,而在歐美日韓各國,造假者將可能因欺詐、挪用公款而坐牢,以及被取消教授職位和學位。

更令人瞠目結舌的是,中國科協在得知造假丑聞后,不反思中國學術界有多么烏煙瘴氣,不調查、處理造假者,反而指責出版商施普林格“審核把關不嚴格”、“理應承擔責任”。

我們找到了107篇造假論文,并將全部524名涉嫌造假的中國學者姓名、供職機構以及所在科室公之于眾。

這將是迄今為止最完整的論文造假中文名單,你不僅能看到協和醫學院、復旦大學、浙江大學、武漢大學等名校身影,也能看到那些白天在醫院里治病救人、暗地里干著論文造假勾當的道貌岸然的醫生——說不定,你還曾在他那兒看過病。

備注:《腫瘤生物學》雜志為英文期刊,因此論文作者的姓名也只以拼音的形式呈現。經過查找,我們仍然無法確定部分人的中文姓名,所以只得采用論文中出現的姓名拼音。


涉事總計107篇造假論文,其中有不少來自復旦大學公共衛生醫院、山東大學醫學院、浙江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等三甲的臨床醫學院,可以說,制造這次丑聞的卻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學術機構,而是中國的醫院行業和大量的臨床醫生。南京醫科大學醫政學院教授陳家應表示“寫論文與評職稱掛鉤,是中國特有現象,這為學術造假埋下禍根”,因為醫生的壓力除了來自臨床外,還有職稱晉升?!缎氯A日報》的調查就指出:論文已經成為醫生、乃至護士和技工們晉升評職稱時必須的“通行證”,很多大醫院的中級職稱醫生,如果要晉升副主任醫師、副教授等高級職稱的,必須在國內核心期刊上至少發表2篇SCI論文,才有參加申報資格。


近年,政策有了一些轉變,2015年11月人社部發布了《關于進一步改革完善基層衛生專業技術人員職稱評審工作的指導意見》,在2016年3月,中央又印發了《關于深化人才發展體制機制改革的意見》,兩個文件明確提出,注重憑能力、實績和貢獻評價人才,不再將論文等作為評價應用型人才的限制性條件,更要克服唯學歷、唯職稱、唯論文等傾向。即使如此,真正改變的只有縣級的單位,“論文至上”的僵化教條依然在作祟,論文仍然在很多大醫院的晉升和評職稱中扮演著絕對重要的角色,臨床醫生們仍然為了發表論文而頭疼。


在許多大醫院里,醫生如果沒有科研、沒有論文,臨床技術再好,也很難晉升職稱。為此,很多醫生白天出門診、做手術,晚上點燈熬夜查文獻、寫論文。在臨床和論文的兩座大山的雙重壓力下,有些醫生學術造假,這次曝出的107篇學術論文造假的事件,丟了臉面;有些醫生付出時間和精力精心打磨論文卻付出了生命。遠的不說,2017年4月5日,廣西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37歲的肝膽外科醫生盧景寧博士在家中離世。同事在微信上說,“(盧景寧)白天3、4臺手術,晚上還要寫論文評職稱,壓力大,心源性猝死可能性大”。


為了規避學術造假以及醫生猝死的事件,目前中國的醫院體制迫切需要打破“論文至上”的僵化教條。


來源:網易新聞 紅網 ?編輯:一頁書


我要推薦
轉發到
222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