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8oseq"><center id="8oseq"></center></acronym>
<acronym id="8oseq"><center id="8oseq"></center></acronym>

就算老公只能去拔草刷漆,在我心中,他依然是最好的軍醫!

-回復 -瀏覽
樓主 2020-11-07 12:56:13
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

▲圖:魏二姐(圖文無關)

我的老公是軍醫

文 | by愛吃茄子的大徐

我與F先生相識于北京某部隊醫院,他是一名基層軍醫,服務期滿三年,他考上了某軍醫大學的研究生,我是某地方醫學院校的研究生。只是湊巧,我們的導師都在這所部隊醫院。我和他原本不該有交集,只是那年我考的極差,被本校附屬醫院拒絕后調劑到了這里。雖然我們同屬一所實習醫院,但我的學校并不能和F先生的學校相提并論。

2013年2月,我北上,一下火車,就感受到了北方凌冽的大風,因為是南方人的緣故,我并不習慣這樣的氣候,每天呼吸著帶著沙土味道的空氣,沒幾天我就病了。因此,從一開始我就對這里心生厭倦,我發誓畢業后我一定離開這里。雖然我有諸多不滿,但對于醫院內穿梭往來,身著軍裝的帥氣兵哥哥們,我還是滿心歡喜的。

F先生和我同宿舍女生是同一個導師,見他第一面,是在食堂門口。同宿舍的女生指著遠遠走過來的F先生說,看,那是我導師的另外一個學生。那一眼望去,真的是驚鴻一瞥,即使日后提起,我也毫不掩飾說,我對F先生一見鐘情。那天,他迎面走來,瘦瘦高高,戴著一副金屬邊框眼鏡,寵辱不驚的表情,仿佛就是漫畫里,那個“下午陽光很好,他穿了一件白襯衫”的少年,住進了我的心里。

雖然我對F先生心生喜歡,但礙于女生的矜持,我也沒敢明目張膽的花癡。起初,我和F先生的交集并不多,各自在科室里收病人、寫病歷、查房,忙碌著。偶爾,會在宿舍門口遇見晨起的他,永遠穿著那件部隊配發的灰綠色T恤,睡眼惺忪。也常常能看到晚上十點多,還在辦公室加班的他,敲鍵盤,寫病例,背影單薄。

任何一個愛戀都是始于顏值,忠于才華的。我對F先生也不例外。

漸漸熟悉起來后,我認識了不一樣的F先生:跟患者交流,耐心、溫暖的F先生;討論病例,思路清晰、侃侃而談的F先生;夜里2點,還在科室加班的F先生;患者不舒服,可以守在床前,一夜不眠的F先生……

我也漸漸明白,他和我們大多數人并不同,他是一個擁有崇高理想的人。我們學醫,或多或少是因為父母或者家庭的原因而被動的選擇了這個專業,可他卻是一個從內心真正熱愛醫學事業的人。我對他也從膚淺的顏控變成內心深深的崇拜。他認真的對待每一個患者、每一種疾病,他積極、陽光、熱情,這些都深深的感染著我。

有一次,他拉著我的手說,現在真好,因為我現在是一名醫生。只是可惜,當時的我并不能理解這句話的真正含義。我只是想,這樣一個對醫學熱愛,對生命敬畏,對患者溫暖的人,他一定會成為一名好醫生。

研究生三年結束,F先生留下繼續進修了超聲醫學,幾個月之后,他已經可以獨當一面。也因為他的優秀,F先生得到了從原單位調入我們讀研這所醫院的機會。而我為了F先生,也違背了當初要離開的誓言,在這里找到工作,留了下來,一切按部就班地進行。調動手續進行了一多半時,被突如其來的改革叫停,F先生回去了他的基層單位,我們天各一方。

回去原單位的F先生像一只泄氣的皮球,他消極,挫敗,迷茫。這時我才知道,原來基層軍醫并不總是用來看病的,他們也許是去干了很多跟看病不太相關的事。我驚訝,我想安慰他,卻無能為力,面對這顆空有一腔熱情,卻無處安放的心,我也不知如何開口。

一天,他給我發來這樣一段話:我至今還記得曾經收治的一個卵巢癌全身轉移的病人,她希望能在家里走完自己的一生,但就在她準備出院回家的前一晚,病情突然惡化,我搶救了她兩次,守了她整整一夜,讓她算是勉強活著回了家,實現了自己的心愿?;颊叩募覍賹ξ仪Ф魅f謝,科里的一個老護士也跟我說,F,你以后一定會是個特別好的醫生。那時候,我值班即使一整夜不休息也不會覺得累;那時候,我也堅信我將會成為一名好醫生。如今,我已經沒有那么大心氣,只求成為一名真正的醫生就好。

看到這段話,我哭了,我很難過,那個曾經積極、陽光、熱情的靈魂去了哪里。他懷揣著世間最偉大的理想,卻有勁使不出。

當一名醫生,一個多么普通的愿望,可卻沒有辦法實現。我沒有去過他的單位,但我能想象,在那個方寸的醫務室內,沒有常規的檢查、治療設備,那個可能被戰士取笑并沒什么醫術的F先生,那個時常還需要去拔草、打掃衛生、刷漆的F先生,我總能想象到他落寞的背影。

他畢業于全國一流的醫學院校,他遠比我擁有更多的熱情和悟性。但如今,當我在為成為一名好醫生努力的時候,他卻還要為能不能成為一名醫生而掙扎。我感到惋惜。

我的軍醫老公,我愿你能早日實現你樸素的人生理想。

但不論如何,你在我心里永遠才華橫溢,是我仰望的對象。

所以,答應我,別氣餒,好嗎?你以后一定會是個特別好的醫生。我相信,你所渴望的生長土壤總有出現的一天,你的才華不會永遠陷落于無名的角落。

我的軍醫老公,我等你回來。

The End?

本文為哨位杯投稿文章

“哨位杯”軍旅文化創作大賽等你來!

參賽郵箱:shaoweibei2017@163.com

哨位原創,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一號哨位,為你站崗

我要推薦
轉發到
222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