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8oseq"><center id="8oseq"></center></acronym>
<acronym id="8oseq"><center id="8oseq"></center></acronym>

醫院“一針打死”中大女教師?家屬索賠七百萬“劇情”現反轉,真相是……

-回復 -瀏覽
樓主 2020-11-19 12:16:40
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

點擊上方藍字加入中山早知道,每日為你報道新鮮資訊,熱點城事,與你一起關注中山,共愛中山,一號知中山。


最近幾天,

不少人的朋友圈都被這樣一則消息刷屏了


曾在中山大學任教的女教師袁文娟陷入深度昏迷,丈夫謝先生先是在網上發文聲討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神經外科醫生診治不當、延誤病情導致妻子“腦死亡”,繼而在網上發起籌款,很快籌集到善款30多萬元。


然而,短短兩天之后,劇情便發生“神反轉”。多位知情醫生發帖稱,延誤其妻病情的恰恰是家屬,當醫院還在搶救患者時,他卻向醫院提出700萬元的索賠,并以妻子腦死亡為借口,在網上發起“輕松籌”,在網絡籌款被喊停之后,又要求醫院幫助開具證明以便要回捐款。還有網友質疑謝先生為生二胎而故意拖延不治。



昨天下午,躺在ICU里的袁文娟依舊處于深度昏迷狀態,呼吸靠呼吸機控制,血壓用小劑量升壓藥維持在正常水平。她不知道在網絡世界中,短短數日,她的病情已經讓救助她的醫生和她深愛的家人陷入一場巨大的輿論風暴。


真相究竟是什么?廣州日報記者昨日專訪了患者家屬謝先生以及醫療專家,獨家為你揭秘。


中大老師發帖伸冤替妻籌款?
向醫院索賠700萬?


這事兒還得先從一個天涯網貼說起。


8月16日,天涯博客驚現控訴文——《悲愴控訴中大附屬一醫院一針打死袁文娟老師》,作者正是袁文娟的丈夫謝先生。文章直指中山一院神經外科醫生診治不當、延誤患者病情導致患者深度昏迷,并提出高達700多萬元的賠償。具體控訴如下:


1、這個病不是什么疑難雜癥、不是什么絕癥,通過手術和手術后的綜合治療可以治愈,但你們卻把一個活生生的人給治沒了,這簡直就是草菅人命、是犯罪?。?!


2、面對病情比較嚴重,你們沒有按照基于病情的輕重緩急安排治療進程這一基本的醫療原則給予照顧和優先安排手術,從7月21日至7月28日,我們等了8天都沒有等到手術,嚴重耽誤了治療時機!


3、在7月28日的危急情況下,面對我們無數次手術加急的請求、哀求、哀嚎,你們熟視無睹、冷漠無情,再次耽誤了最關鍵的治療時機?。?!

……


網貼作者要求


1、對相關的治療責任人給出能接受的處理;


2、必須對我們家屬進行誠懇的道歉;


3、如果妻子死亡,必須派出相關責任人為其送行?。?!


4、如果搶救回來,免去醫療費,如果死亡賠償700萬。


文中所指的遭遇令人扼腕,這篇文章迅速被人轉發。隨后,家屬發起了“輕松籌”,獲中大校友的轉發,很快籌集到三十多萬元。


反轉:

網友花樣打臉稱其“無情”


然而,劇情在8月18日出現了翻轉。當天下午,知乎上新出一個問題“如何看待中山大學袁XX老師一事?”在這個帖子的回答里,出現了另一個版本——“為生二胎發現腫瘤不及時治療”。



匿名網友還貼出知情者針對上述天涯帖子的評論截圖(原天涯帖已被刪除),就內容來看,評論者中或有廣州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醫護人員。


發現顱內腫瘤1年多,沒住院治療,為了生二胎,生兒子……



“風險特別大,別的醫院沒人愿意收留,因為是中山大學的老師,通過各種關系各種熟人被我院神外科收治,病情變化第一天就要求賠償……”



發起輕松籌籌款37余萬(輕松籌目前已終止):




多名醫生報料稱患者家屬所述不實,當醫院還在搶救患者時,家屬卻以妻子腦死亡為借口,在網上發起“輕松籌”,在網絡籌款被喊停之后,又要求醫院幫助開具證明要回捐款。


記者求證:
醫生稱曾充分告知該病風險


在中山一院的醫生和護士的微信群里,不少曾接診過袁文娟的醫務人員早已義憤填膺。該院神經外科一位醫生表示,袁文娟因“反復頭痛頭暈4月余,視力下降1月余”,于7月中旬在該院神經外科門診就診并行相關檢查,經初步診斷為腦膜瘤,腫瘤位于大腦左頂部,大小為 5.5cm×5.6cm×7.91cm,存在較大風險。



患者及家屬通過中山醫學院的教師出面向醫院及神經外科聯系,希望幫助解決住院問題??紤]到腫瘤較大,對患者存在較大風險,神經外科克服床位緊張等問題于7月21日下午收入病房。記者查閱到該院對袁文娟的治療過程。?



7月21日下午
患者袁文娟收入中山一院神經外科住院,并予降低顱內壓等對癥治療,情況相對穩定;


22日
完善術前常規、胸片、心電圖、頭部CT等相關檢查、病人間中仍有頭痛給予甘露醇脫水等治療后頭 痛癥狀能緩解。
26日
全科舉行病例大討論,認為該患者腫瘤巨大、手術風險大,術前需了解腫瘤血供情況,再確定手術方案;
27日
行全腦血管造影術;全腦血管造影術后康復順利,無造影相關并發癥,常規予增加脫水藥物甘露醇用量。
28日晚
患者頭痛加劇,突然出現右側肢體強直,肌張力升高,予鎮靜、抗癲癇處理并行CT檢查,后患者出現呼吸、心跳驟停,突發腦疝,與家屬交代病情危重、預后不良,告知進一步應急搶救措施,家屬表示知情理解,簽字同意手術,也表達了強烈要求急診手術的意愿,為盡快降低顱內壓,緊急行腫瘤切除和去骨瓣減壓手術。術程順利,術后未恢復自主呼吸,深度昏迷,轉入ICU治療至今。



中山一院神經外科專家表示,袁文娟收治入院后,醫生已向病人家屬說明了她情況的兇險?!安∏樽兓?,我已和病人老公和父親進行手術前談話。我說過,我們科每年都有(病人)手術還沒做,(人)就不行的,你們到時候不要反過來說我們沒做好的怎么怎么的?!?這位教授表示,患者丈夫當時顯得通情達理,表示“不會的,我們都是中大畢業的。


專家介紹,在術前準備過程中,袁文娟顱內壓突然失代償,出現心跳、呼吸驟停,考慮中央型腦疝可能。袁文娟的臨床表現隱蔽,在病情突然變化前,意識清醒,雙瞳孔等大、對光反射靈敏,血壓、心率、呼吸等生命體征平穩,無嘔吐、無神經系統病理征陽性等情況,但病情進展迅猛。


醫院方面認為,“病情突變的原因是就診過晚、腫瘤極其巨大、突發意外變化具有不可預知性,醫院已盡最大努力救治,全部治療、搶救過程符合相關操作規范?!?


專家:
良性腦瘤也會要命


對于家屬稱“患者病情屬于良性”,多家醫院神經外科專家在接受廣州日報記者求證時均表示,袁文娟的家屬可能對此有誤解,“腦膜瘤通常屬于良性腦瘤,生長緩慢,但如果腦膜瘤個體較大、生長位置特別,壓迫腦組織,會引起腦疝,一樣可以致命”。


對于家屬在文中質疑中山一院有拖延手術的嫌疑,有外院專家表示,醫院不會故意拖延手術,病人入院后要進行術前準備,除了抽血化驗外,神經外科手術的術前檢查包括頭顱CT等檢查,而這些都需要排期等候。


“從患者的角度出發,當然希望一入院馬上做手術,但是大醫院優勢??频氖中g排期非常緊張,除非患者入院時病情已有迅猛變化,符合急診手術的要求,否則,就只能跟其他病人一起‘排排坐’?!彼寡?,醫生最怕也最感到郁悶的情形,就是這種在手術前病情突然變化,“沒機會救?!?


對話當事人



謝先生: 砸鍋賣鐵也要救她 所有捐款將退回?


“雖然文娟現在被診斷為腦死亡,但醫生說過也許有奇跡,我每天下午五點都要去ICU探視她。希望輿論能放過我們,讓我們全家平靜地度過這段時間?!?/span>


8月20日,袁文娟丈夫謝某向廣州日報記者表示,妻子突生重病,讓他不知所措。四歲幼女、嗷嗷待哺的小兒子現在由外公外婆和奶奶照顧。針對網友的質疑,他表示,將退還所有網絡捐款以證清白,治療費用均將自負,“砸鍋賣鐵也要救她”。


廣州日報記者:網傳你向醫院索賠七百萬元,這是真的嗎?


謝先生:我向醫院醫務部門提出了這個要求。生命是無價的。但是,文娟是一個優秀的女性,工作非常出色,我們的家庭生活幸福,如今一切毀于一旦,難道她的生命價值不值這個價嗎?當然,我也考慮到了今后撫養兩個孩子的支出。我咨詢過律師朋友,在賠償金額上,家屬有主張的權利,這不是向醫院施加壓力,事實上醫院當時就拒絕了。我們家屬會遵從法律的判決。 ? ???


廣州日報:現在很多醫生在網上指出你的說法不對,還有很多爆料。你怎么看?


謝先生:一開始我很激動,有一些情緒性的表述,措辭不準確。那篇文章發出后,我們接著就著手籌集醫療費用的事,沒有注意到后續的影響?,F在事態發展完全超出我寫文章時的預料。我事后也向醫院醫務部門道歉了。但我不懂醫,具體是哪些地方錯了,現在不太清楚。家屬和醫院之間一直在協商,接下來我們也會請律師跟進。


至于網上爆料說的“我到醫院開腦死亡證明來要回‘輕松籌‘的捐款”,沒這回事。醫院方面一開始就跟我說過“法律不承認’腦死亡‘的概念”,我怎么會去找他們開這種證明呢?

?

廣州日報記者:你最初發的網貼標題是“一針打成腦死亡”,引發了網友的質疑。是你的誤解嗎?


謝先生:這難道不是事實嗎?我親眼看到的是,我妻子打了一針鎮靜劑,半個小時后就呼吸心跳停止,現在還是深度昏迷狀態。


廣州日報記者:有些醫生解釋說,腦腫瘤手術前要先用鎮靜劑控制癥狀,再進行腦部CT檢查,以排除腦疝等突發情況。?這種做法是常規。


謝先生:但依我妻子的情況來看,鎮靜劑也會掩蓋腦疝的癥狀。我不能接受醫院的解釋。?

?

廣州日報記者:目前網絡上對你的質疑主要集中在拖延治療上,認為腦膜瘤生長緩慢,為什么要拖到長得那么大才到醫院?為了生二胎?


謝先生:絕對不是“為了生二胎不顧妻子的病”,這個一定要澄清。我們全家是到今年七月份才知道文娟得了這種病。她生完孩子有頭痛的癥狀,但我們都疏忽了,包括她在內,都以為是產后頭痛。


廣州日報記者:也有網友質疑你們夫妻都是中大畢業,有車有房,為什么還要發起“輕松籌”?


謝先生:我有房,無車,現在沒有工作,經濟方面確實有壓力。這是聽了文娟同事和朋友的建議。有個醫生朋友跟我們說,深度昏迷狀態下,有可能在ICU治療持續三個月,ICU每天的花費很高。我是希望治療能夠堅持到最后一刻,所以把籌款目標定在50萬。我們想在朋友圈里轉發,方便親友捐贈。后來捐了三十多萬,爭議起來后,這筆錢就退回了。


廣州日報記者:當時你也公布了支付寶賬號。


謝先生:這筆錢很少,我也會退回的。?


來源:廣州日報、廣州參考、部分資料據醫學界、知乎



爆料有獎
微信:ttbaoliaojun

中山早知道
為你搜羅中山新鮮資訊
長按二維碼聯系
爆料小戰士
我要推薦
轉發到
222彩票